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图片 > 正文

“猫王爷爷”:如今已“七代同堂” 最老一只16岁

时间:2021-01-27 15:56:50    来源:广州日报    

永庆坊有个“猫王爷爷”

他的猫如今已“七代同堂” 个性十足成景区“团宠”

在广州的众多历史文化街区里,永庆坊显得格外“猫里猫气”。因为这里的猫咪几乎随处可见:它们或趴在食肆门口眼巴巴地等待食客“投喂”,或蹲在路边花丛里眯起眼睛静静地“思考猫生”。而游客中也不乏一些爱猫人士,每当有猫出没,总会吸引不少人趁机拍照打卡……许多人以为永庆坊的猫均是野生猫,殊不知,这里有一大半的猫都是永庆坊一期荔枝湾涌边上的西关街坊、“猫王爷爷”程伯所养,其中最老的一只猫咪“笔笔”今年已经16岁高龄,约相当于人类的80岁;而最小的一只猫则是前不久刚刚出生,现在才4个月大。程伯说,如今他的猫咪家族已经实现“七代同堂”。

不曾改变的人情味

程伯家可谓是一个“撸猫”圣地。从下午4时到晚上8时,程伯家门口的游客来了一波又一波,吸引他们驻足的是蹲在蒲团上黄白相间的“奶黄包”和有布偶猫血统的胖“喵喵”。

程伯养猫十几年,最多时养了16只,现在也有13只。他喜欢让猫咪们自由自在地在这个老街区成长,但是每只猫的性格不同,有的猫喜欢天天宅在家里,有的猫可能一个月都不回来一次,还有的猫则会把其他邻街的小猫咪招引过来……永庆坊的猫成了一大特色,从永庆坊第一期进去后左拐,甚至还可以看到一幅以猫咪和永庆坊为主题的超大壁画。这幅画仿佛是一个巧妙的标志,指示着程伯家的所在位置。顺着墙上的涂鸦往前走五六米,葱茏的绿植进入视野,就能看到程伯的家。

程伯和他的猫咪们见证了永庆坊的焕然一新,更见证了老西关的变迁。“以前永庆坊这里没有河涌,路边都是狭窄曲绕的小巷,我的猫就会在小巷和老房子里跑,要说对永庆坊各个路段的熟悉程度,它们可能比一些保安还熟悉呢。”程伯笑着说。

如今的永庆坊摇身一变成了街道整洁、游人如织的4A景区,而程伯与猫咪之间数十年如一日的相处则更加让人赞叹,老西关的人情味始终没有变过。

猫咪成了景区“团宠”

在永庆坊一期的各大商家门口,都可以看到放置在店家门口的猫粮碗,或是纸盒做的猫窝,程伯家的“散养猫”可以说成为了永庆坊的“团宠”。而程伯的家里更是动植物的天堂:家门口左边一排三个用纸箱子做成的猫窝,里面铺着柔软的几层“小被子”;猫窝旁边则放着几盘永远盛得满满的猫粮和一碗水,恭候着猫咪的光临。

程伯对小猫们极其宽容,冬天时猫咪怕冷要钻到床上,他也任由它们窝着,从不会驱赶。“有时候半夜睡着睡着,感觉腿上有东西压着我,一看发现是猫窝在上面,弄得我也不敢动了。”程伯一边抚摸着爱猫“笔笔”,一边笑得咧开了嘴。而淘气好动的猫咪更是经常把程伯的茶壶打碎, “一年可能要打碎六七个。”程伯笑称。

尽管家中猫咪“泛滥”,但程伯却对每只猫的情况都了如指掌,每一只猫咪拥有自己的名字,程伯也熟知它们的“猫病”:比如年纪大了的“笔笔”吃不了猫粮,他就会每天多煮点饭,将带鱼伴成泥酱做成“爱心猫饭”专供;“奶黄包”黏人不爱动,自从得了口腔炎症后就不爱被人摸下巴,它对人类从不存在防备心,因此当有小孩子靠近时,就需要多加照护……此外,猫咪们都格外爱黏着程伯,每天下午只要不外出,程伯都爱一手举着茶壶叹茶,另一只手则抚摸着蜷缩在他腿上的猫咪。

永庆坊的老街坊更是没有谁不知道程伯爱猫,有的街坊说,猫咪甚至曾在程伯床头、桌子底下产崽,但程伯却从不生气,而是一次次帮着他的猫“善后”。过去老街坊们也爱时不时问程伯,最近家中是否有新生的小猫崽,有时看到喜爱的小猫也会领养走。

这两年在永庆坊变得愈发热闹后,程伯“赠猫”的对象就更广了,只要过路人表现出对猫咪的喜爱及真诚的养猫意愿,程伯有时还会将猫崽赠予对方。“我看他们这么喜欢,停下来就不愿意走了,又跟我说是真的打算养猫,那我就会给他们。前不久,我就刚把一只四个月大的小狸花猫送给一个路人了。”程伯说,他并不觉得此举有多么“慷慨”,一切都是自然而然。

“七代同堂”如数家珍

养这样一大群猫咪,程伯每个月都要在猫粮、猫饭上有所花销,经年累月下来,程伯已数不清他在猫咪身上花费了多少钱。但相比经济上的支出,程伯更感谢猫咪们对他的陪伴。

程伯说,他最初养猫是在自己三十多岁的时候,“最开始的两只猫是一只纯白的公猫和一只长得像黑猫警长的母猫,从而生下‘笔笔’和‘丁丁’。‘笔笔’脾气不好,当年永庆坊的巷子里经常会跑来一些野狗,‘笔笔’还会看家,追着狗狗跑; ‘丁丁’是最小的一只猫咪,刚出生时走路都不稳,想不到后来成了最野的一只,一连生了好几窝小猫;还有一只小白猫,是2013年突然出现在永庆坊的流浪猫,当时这里才刚刚修路……”对于每一只猫的故事,程伯几乎如数家珍。

而在永庆坊开始改造之后,许多老街坊纷纷搬迁,房子空了出来,程伯的猫咪则更加“自由自在”了,时而在屋檐上飞檐走壁,时而还会在堆着钢筋水泥的楼梯道里悄悄安家,等小猫开始“牙牙学语”了,程伯再循声过去,抱回家来照料。

程伯和他的猫咪们见证了永庆坊、更见证了老西关的变迁。而到目前为止,程伯的猫咪们已经实现了七代同堂。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不断有各色游人在程伯家门口停下来逗弄猫咪,时不时问问猫咪的故事,程伯也都一一耐心回答。从日落时分到天空被晚霞染红,再到夜幕徐徐降临,采访即将结束,来程伯家门口“撸猫”的游客依然络绎不绝,换了一波又一波;而另一旁,程伯刚坐着的凳子已被刚回家的小猫“喵喵”占据,小猫伸了个懒腰,闭上眼开始在凳子上呼呼大睡,程伯则是手拿着茶壶,笑眯眯地站在门口与路人分享他与猫咪们的点滴。(记者 程依伦 实习生 麦芷棋)

凡本网注明“XXX(非中国微山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