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民生 > 正文

山东探索成本保险向收入保险转变 取得良好成效

时间:2021-02-03 19:36:26    来源:大众日报    

农业保险作为分散农业生产经营风险的重要手段,是现代农业发展的稳定器,对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数据显示,2019年,山东省(不含青岛)农业保险保费收入33.58亿元,提供风险保障877.76亿元,分别比2018年增长27.13%、23.57%,支付赔款26.66亿元。2020年1—10月份,山东省农业保险保费收入34.5亿元,已提供风险保障827.82亿元。

据测算,山东省小麦、玉米、水稻等主要粮食作物承保覆盖率达到75%以上;农业大灾保险试点县扩大到50个,覆盖全省50%以上的产粮大县,年参保农户近1600万户次。“山东持续推进农业保险扩面、增品、提标,保险覆盖面稳步扩大,风险保障水平不断提高。”省农业农村厅计划财务处处长冷彩凌表示。

2019年在东营利津等6个县组织棉花目标价格保险试点,以“保险+期货”的方式化解棉花种植户市场价格下跌的风险,参保农户每亩获赔192元。2020年继续实施棉花目标价格保险试点17.45万亩,参保棉农每亩获赔60元。

在烟台长岛实施海洋牧场保险试点,获得农业农村部金融支农创新项目支持,丰富了海洋牧场保险品种,推动山东省农业保险开始从陆地走向深海。还在烟台开展了苹果“订单+保险+期货”保险试点,在淄博临淄、济宁嘉祥、德州武城等开展玉米、大豆收入保险,在日照开展茶叶气象指数保险,支持地方特色产业发展,探索成本保险向收入保险转变,取得良好成效。

2020年,在现有中央和省级补贴险种基础上,将46个具有区域特色的地方险种纳入省财政对地方优势特色农产品保险奖补范围,品种涵盖特色粮经作物、特色园艺作物、特色畜产品、特色水产品、林特产品及其他品种,鼓励各地开展品种创新。

冷彩凌介绍,如今省内已开设温室大棚、苹果、桃等省级特色农业保险,经过多次调整完善,温室大棚保险每亩最高保额由2万元提高到6万元,苹果、桃保险每亩最高保额提高到4000元、3000元,较好地保障了农民利益。

笔者实地走访获知,济南济阳、淄博桓台等地农险逐步由“保成本”向“保收入”转变,而威海乳山也就牡蛎养殖风灾指数险拟开展招投标,从中筛选出最能保障养殖户利益的产品。

农业保险让种地有保障

一场冬雨过后,41岁的济南市济阳区张高村村民高丕泉出现在村头,面对着自家276亩麦地,显得踌躇满志。在“小麦喊渴”的时候,雨水来了,让他情不自禁地向笔者强调:“冬雨贵如油啊。”

支撑高丕泉底气的,不仅仅是“及时雨”,更有2020年年初缴纳的小麦全成本保险。

据了解,他投保的小麦全成本保险金额930元/亩,保险费37元/亩,其中各级财政补贴26元/亩,这就意味着高丕泉只需缴纳每亩11元就可以享受全成本保险。

掐指算来,高丕泉已经两次享受到上述保险带来的好处了。最近的一次是2019年6月,他家小麦有40亩出现倒伏情况。最后,保险公司赔付了近9000元。

“完全成本保险是指保险金额覆盖物质与服务费用、人工成本和土地成本等农业生产总成本的农业保险。”济阳区农业农村局副局长赵东峰向笔者介绍,这个险种的保险责任涵盖当地主要的自然灾害、重大病虫害和意外事故等。

当然,好的农险产品离不开农业农村部门的推动。数据显示,济阳区小麦全成本保险连续投保面积达到70万亩之上,连续两年投保率达到90%以上。

2020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保障重要农产品有效供给和促进农民持续增收,推进稻谷、小麦、玉米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试点。如果最低收购价是保障收获后收益的话,那么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则在生产环节就起到了保护伞的托底作用。

相对于其他地区,在济阳种地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原因在于其高保障性。

2018年,这里成功申办山东省小麦全成本保险,2020年又申办了大连商品交易所玉米收入保险。这两大动作使得济阳成为国内首个小麦、玉米保险高保障县区。

值得注意的是,相对于小麦全成本保险,济阳区的玉米收入保险更具有看点。用当地窝沟李村村支书李方禄的话说就是,“我买的这个保险跟以前的保险不一样,这次是产量、价格双保险,既不用担心大风、冰雹、蜗牛等自然灾害造成的减产,也不用担心价格了。”

济阳区农业农村局高玉新向笔者表示,济阳的玉米收入保险,兼顾了农业生产中价格和产量两个核心要素,提供的保险保障更为全面,能更有效地满足农民多层次风险管理需求。

价跌伤农不再,全靠棉花目标价格保险!

2020年初冬的利津,吹来凛冽的寒风。丰收之后的棉田里,棉枝在随风摇曳。

“我们利津的棉花不怕涝,就怕风,更害怕忙活一年棉花价格低。”汀罗镇割草村棉农王英华已经50岁,有着十几年棉花种植经验。

2020年他总共种植了100亩棉花,经过挖池抬田后的棉田更抗涝灾,就在2020年11月15日,他刚刚将最后的一块棉田采摘完毕。

“2020年光照时间长,棉花整体长势很好,棉花茬上都没有烂桃,是风调雨顺的丰收年,一亩平均能出450多斤籽棉。”说起这一年的收成,王英华笑得合不拢嘴,可是他最担心的还是价格。“现在棉花还在仓库里,等到元旦之后再销售,最近几个月棉花价格一直低迷。”

近年来,棉花价跌伤农现象屡屡发生,已经成为不少棉农的一块“心病”。为了打赢这场棉花价格“阻击战”,2020年省农业农村厅、财政厅下发通知,确定利津县等作为试点,从8月份开展实施棉花目标价格保险。

在农业农村部门的推动下,利津全县共有10.51万亩棉田被投保,做到“应保尽保”全覆盖。“棉花目标价格保险是政府买单,不用我们棉农交钱,真是为我们棉农着想啊。”这一惠民政策让王英华看到了新希望。

“根据山东省棉花生产情况,皮棉平均产量按每亩0.08吨折算,单位保险费统一定为120元/亩,保险费实行全额财政补贴,保险期限为4个月,即2020年9月1日至12月31日。”利津县农业农村局副局长孙桂芹介绍,保险结算价格为4个月期间郑州商品交易所CF2101合约每日收盘价算术平均值,每个月计算一次价格。

“政府部门充分利用保险、期货等金融工具,探索新型棉花补贴方式,有效化解棉花市场风险,保障棉花种植收益,切实调动了棉农生产积极性。”东营市农业农村局计划财务科科长杨同建表示。

往年遭灾,怕是要打几年工了

时间回到2019年8月中旬,利奇马台风肆虐山东,桓台县城发生内涝,田庄镇周围万亩麦田受灾,部分农田积水齐腰,这让当地种粮大户史济彬心有余悸。“往年我要是赶上这么大的灾,怕是种不了地,要出去打几年工了。因为来年的化肥苗种都买不起。”

同样心有余悸的,还有乳山吉星水产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负责人焉军旗。当时他天天刷手机、看新闻,生怕利奇马台风带来强风大浪,“养殖牡蛎最怕风浪,小风浪会挤碎蛎壳,大风浪会直接把浮标网箱从海里甩到岸上。”

此外,乳山牡蛎养殖成风,设置网箱的海域连成片,一旦风浪兴起,某片海域的网箱遭灾被卷走时,往往还会连累相邻海域的网箱遭殃。“有一年,邻居养殖户的网箱卷到我这边了,结果风浪没给我造成太大损失,但邻居的缆绳和我的搅在了一起,损失了不少网箱。”焉军旗告诉笔者。

小麦是粮食作物,牡蛎是地方优势特色农产品。一次天灾,这两类完全不同的农产品却同样损失惨重,这被两位农户同称为“靠天吃饭”。

为了探索完善市场化的农业生产风险分散机制,2018年,山东被财政部列为三大粮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试点工作试点省份之一;桓台也被山东省列为4个试点县之一。而在同一年,乳山相关部门也印发了《乳山市牡蛎养殖风力指数保险实施方案》,探索建立政府、保险、养殖户“三位一体”的产业保险长效机制。

推广攻关,从降保费负担开始

纵然能分摊农业生产风险,但作为新生事物,农业保险推广没法一步到位;而且,作为试点省份,山东没有现成的“作业”可“抄”。

而当被问起推广农业保险最大的阻碍,两位农户的回答如出一辙:缺乏保险意识。

焉军旗以自己为例,“每亩保费200元,我保了3000亩,光保费就60万元,不是一笔小数目。”他认为农户缺乏保险意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保费负担过重。

此外,他对理赔依据也有疑问:“风和浪都会破坏养殖,但保险公司最初的方案,只是以风力为依据,而忽略了浪的影响。”

据乳山市水产技术推广站站长谭林涛介绍,乳山专门成立了牡蛎养殖工作领导协调小组,充分发挥政府职能,让养殖户和保险公司各抒己见。“最后保险公司采纳了养殖户的建议,采用风浪指数做理赔依据。最关键的,是确定了保费分摊比例:农户自负50%,市财政补贴50%。”

桓台则以发放问卷的形式进行调查,包括投保意向、赔偿标准和保费承担比例等,并以此为依据,将小麦全成本保险试点保费由此前的每亩18元提升至37元,保险金额则由此前的450元提升至930元。同时还通过财政分担机制,将农户自负维持在3.6元,新增保费由市级以上、县、镇财政分摊。

据史济彬测算,每种植一亩小麦的物资和化肥成本,大约是600元,“保费还不到半袋化肥钱,万一遭了灾,哪怕绝产,领了保金,第二年我还可以继续种我的小麦,不至于外出打工。”另据乳山的试点,养殖牡蛎每亩最高赔付4000~5000元不等。“如果风浪完全毁坏了浮标网箱等设施,这笔钱还够来年买新的设施及苗种。”焉军旗表示。

试点农业险,收获“规模化”

2020年12月4日,笔者跟随史济彬来到他承包流转的2000亩土地时,发现这是一片一望无垠的麦田。据桓台县农经服务中心主任李宏业介绍,桓台县总面积509平方公里,耕地40余万亩,而且整个县地处平原,耕地更是连接成片,非常适合大型农机耕种。

先天条件如此优越,史济彬却说:“早些年,机械化耕种啥的,这些根本不敢想象。”

原来由于抗风险能力弱,在试点农业保险前,农户始终不敢进一步扩大种植规模。史济彬直言,自己以前最多拿出300亩小麦的启动资金,如果连续两年受灾或歉收,他就种不下去了。

“现在有了小麦全成本保险作保障,我就敢继续扩大规模!”他表示。而种植规模扩大后,史济彬还启用了大型农机,“尤其是大型喷灌机能覆盖几十米宽的农田,一口气走到头,几十上百亩地就浇完了。”

大型农机替代了大量的人力、节约了大量的成本,原先并不赚钱的粮食种植也有了足够的利润,赚钱后的史济彬继续扩大种植规模,现在已经种了2000亩。

李宏业表示,现在试点的小麦全成本保险,除了物化成本,还涵盖劳动力、土地平均价格等,是一种“准收入型”保险,保障了农户的物权收益和劳动力收益。“下一步,我们还打算引入社会资本,与大商所合作,将农产品价格列入保险范围,实现农民种植‘零风险’。”他说。

据谭林涛介绍,下一步乳山将对牡蛎养殖保险实施招投标,发挥市场竞争作用,在几家保险公司中选出兼顾保险公司、地方财政和养殖户利益的最优者,并建立长效机制。(王础)

凡本网注明“XXX(非中国微山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特别关注